厅堂内的火焰燃烧着,“噼啪”作响的声音空洞而又悠扬。它们拙劣的模仿着时间那颗永不止息的心脏跳动的声音,它们演奏着生与灭的单调回响。

briadach躺在四根雕刻着龙首、恶魔与天使交错在一起的立柱所支撑的宽大床铺上,他苍白臃肿的脸上满是脓疮和疤痕,他大口的喘息着,胸口也起伏不定,而痛苦不曾放过他一分一毫,它们甚至变本加厉。

“briadach,你该放弃了,我们的族人皆以进入了新的伊甸园,那里才是我们的应许之地。也只有在那里,你才能恢复如初。”一个长着满头尖刺和水蛭般嘴脸的长老在床榻前俯身说道,“我们不再需要预言了,我们已经得到了我们想要的家园,将这个世界交给人类吧,亚当的子嗣与我们无关,旧时代的一切都与我们无关。”

“啊……咳咳……”briadach刚刚开口便剧烈的咳嗽了起来,他并没有看向身边那留下照看他的三个长老,他仍然睁着盲眼,痛苦令他的身体不住的抽搐,而现在,诸神已死,天堂陨落,没有了那可以令他暂时得到慰藉的忘川河的冥界之水,他的痛苦在这个世界将愈发难以忍受,“我不可能恢复,因为命运即将归来,我并非选择躺在这里,而是我必须躺在这里,因为只有这样才能阻止莉莉姆的毁灭,我是交易的一部分,因为麦泽金来过了,因为毁灭留下了她的印记。”

“我才是你的毁灭,briadach,你必须为你所做的一切而付出代价。”所罗门并没有离去,他仍然站在站在床榻不远处的阴影中,他双手插兜,永远阴郁的双眼如同盯着猎物一般的盯着根本无法自主下床的briadach。

“你没有资格,所罗门!你即便不朽,也不过是一副空壳!上帝已死!伊莲并没有坐在陨落的白银之城那空王座上!旧时代落幕了!你也不过是一个久远的阴魂!”那头上长着尖刺的长老拔出了腰间的祭祀匕首,他令其指向所罗门,恨恨地嘶声吼道,“briadach换来了亚当之子的苟延残喘!他已经仁至义尽!而你,一个天堂的走卒!一个没有自我意志的傀儡!你没有任何资格审判briadach!毁灭业已离去,你也该滚出我们的殿堂!”

“你们的?”所罗门冷冰冰地说道,“你们不过是鸠占鹊巢的一群盗匪,而我说的并非旧日的清算……”

“够了!”那长老走上前,后面的两人也抽出了蛇一般的弯刀,“你可以在地狱继续做着充当天堂走卒的春秋大梦,所罗门!而我想,那被你愚弄的七十二个地狱公爵会乐于见到你的坠落!毕竟……如今那死者之地只剩下了地狱!那是你必然的归所!”

所罗门沉默不语,他没有动,似乎并不将三个凶神恶煞的莉莉姆长老放在眼里。

“瞧!这个喜庆之夜!在最近这些寂寞的年头!一群天使,收拢翅膀!”briadach忽然开始用沙哑颤抖的声音呢喃着爱伦·坡在《丽姬娅》里写下的诗歌。

三个莉莉姆长老停了下来,他们转头凝视着垂死的首领。

所罗门也并没有上前,他只是继续站在阴影之下,他的侧脸则在火盆内舞蹈的火苗蹿动下闪动着光与影,而点点灰烬挣扎着亮起荧光,它们似乎想要重新熊熊燃烧,但它们的生命却在昙花一现的飘扬间归于寂寥。

briadach则继续呢喃着,他在洛杉矶这座原本属于路西法的城堡里用那双盲眼继续注视着生与灭,“……遮好面纱,掩住泪流,坐在一个剧场,观看一出希望与恐怖之剧!此时乐队间间断断奏出天外之曲……”

……

麦田被无人机的灯光照亮,它们随风波浪般的翻滚着,士兵们沉默的前行,他们全副武装、佩戴着特制的防毒面具,而枪声则从其余的方向传来,那是与恐怖的蛙人搏斗的声音。

但弗兰肯斯坦和戴安娜他们所引领的这一支队伍却远离战场,他们明明是这里最强大的战力,却任凭那些人类自取灭亡。

“我们到底在寻找什么,普林斯女士?人们在死去,这是一场战争,而我们看见了敌人。”弗兰肯斯坦终于沉不住气的问道。

戴安娜一身金色的甲胄,她背着剑与盾,手中却捧着一块儿被特殊的玻璃封存的黄金石板,那上面刻着弗兰肯斯坦看不懂的符号与文字。

“你对牛津街的一战了解多少?”戴安娜忽然反问道。

弗兰肯斯坦一怔,他首先知道将棋会必然知晓关于牛津街那一战的所有秘密,但将棋会知道的,弗兰肯斯坦也全都知道。当然,除了陈宇自称丢失的那一部分记忆。

“你话里有话,普林斯女士。火烧到了眉毛,你难道还想卖关子?”弗兰肯斯坦皱起眉头。

“看来你并不了解那一战意味着什么,你甚至还遗忘了自己的起源。”戴安娜仍旧边走边盯着那黄金石板上的符号文字,“玛丽·雪莱创造了维克多·弗兰肯斯坦博士,而你是弗兰肯斯坦博士的造物,弗兰肯斯坦博士却又师从于夕鞑人的旧王梅尔莫斯,他从回生炉内汲取了时间的余烬,他令你不朽。”

“我并不记得这些,我在牛津街的虚间之下依稀于记忆中瞥见了将杜兰德尔圣剑和一枚秘社戒指交给我的修女,那原本属于罗马尼亚诗人米哈伊·艾米内斯库。”弗兰肯斯坦调动所有的大脑思考着、回忆着,“我遵循着秘社的指引,我为正义而战。”

“多元宇宙的重生改变了你,但你的一部分仍然属于旧时代。”戴安娜说道,“暗影局的局长‘时间之父’从将棋会窥探到了一部分真相,这也是他将你重新从地下挖出来的原因。但‘时间之父’一直隐瞒真相,他担忧你对过去的了解会影响到现存宇宙的安危。换言之,他欺骗了你。”

“什么真相?这又和牛津街的那一战有什么关联?”弗兰肯斯坦的神色愈发凝重,他感受到了背叛,而他一直都将暗影局当做自己的家,毕竟他早已一无所有。

“陈宇在疯狂的领域内激活了时间的日冕,那是失落的过去封存的一本旧书,而你的体内流淌着时间的余烬,你是那日冕的发条之一。”戴安娜调转着黄金石板,“你诞生于超时间流的中心,你诞生于无尽的思想交汇之处,就像我被无形七贤的纺线重新编织一样,你我皆是命运的囚徒。秘社早已被混沌入侵,还不明白吗,弗兰肯斯坦阁下?那些秘社的成员并非属于我们所在的世界,他们来自其他的世界,他们的创作被利用,你正是暗影局收容的那些特殊物品中的一个。”

弗兰肯斯坦在冷风中沉默不语,他发现自己并没有感到特别惊讶,在陈宇、约翰·康斯坦丁和“时间之父”的仪式成功之时,弗兰肯斯坦便感觉到了一道无形的枷锁正在拴着他。

“疯狂的日冕转动之际,我便将这个世界拉向深渊。”弗兰肯斯坦喃喃自语道,“陈宇阁下正在走向堪萨斯,而你将我带来了这个终结与开始之地。”

“这块儿黄金石板藏匿在12号特殊物品之中,就藏在尼采与莎乐美的合影之中,就藏在爱与恨交织的螺旋之中。”戴安娜举起了那块儿黄金石板,“它在指引着我们走向这片土地的心脏。”

……

“……装扮成上帝的一群小丑,叽叽咕咕,自言自语,从舞台这边飞到那边——”briadach艰难地喘息着,他的声音却开始变得低沉有力,他的盲眼间倒映着飞灰的余烬,“他们只是木偶,来来去去,全由许多无形物支配,无形物不断的把场景变换,从它们秃鹰的翅膀内,拍出看不见的灾难!”

……

“妈的!”查斯惊醒了过来,他发现自己正在那诡异的旅馆房间中心落座的椅子上,他心脏狂跳,仿佛做了一场恐怖的噩梦。

“你看到了什么,钱德勒先生?”加百列手持白色手柄的匕首站在六芒星的法阵之外问道。

罗斯则站在加百列的身边,她在窗外一成不变的夕阳余晖下注视着查斯那惊恐的脸。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黎明小说【limingxs.com】第一时间更新《美漫从渣康学徒开始》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重生七零末

重生七零末

糖兜
被撞回上世纪七十年代,周身全是极品,唐晚决定要发愤图强,手里有粮,才能心里不慌。直到遇到那个男人……她想扑倒他,占有他,蹂躏他,一直做他心尖上的软乎乎的小媳妇儿。
其他连载180万字
官仙

官仙

陈风笑
罗天上仙陈太忠,因为情商过低只知道修炼,在冲击紫府金仙的紧要关头时,被人暗算,不小心被打得穿越回了童年时代。他痛定思痛,决定去混官场,以锻炼自己的情商。有时痛快得过分,有时操蛋得离谱,偏偏体内还有点仙灵之气,能搞定一些无端闯出的祸事,这么一个怪胎,横冲直撞地闯进循规蹈矩的官场……**********友情提示:为了保护好您的显示器,在观看本书时,不建议
其他全本2143万字
带着传承穿六零

带着传承穿六零

画面太美不敢看
天天想要孙子的阿奶,很懒很招桃花的大伯,假清高的大伯母,重生的三婶……真是热闹的一家子啊!!买东西得背语录,买卖就是投机倒把,出门得要证明,什么都要票的时代还好她有传承,给一根野草,都可以长出花来。亩产千斤的粮食不是在做梦,加速植物生长速度的肥料种子,一夜长一米多长的鲤鱼,神奇植物传承……不正经的亲,想要儿子不,就是老太婆想生十个八个都不是个事……ps:架空架空架空,谢绝扒榜和人参公鸡,玻璃心经不
其他连载66万字
我家后山成了仙界垃圾场

我家后山成了仙界垃圾场

蓝山灯火
只身在省城打拼的农民工徐帆遭人陷害,落魄返乡,却意外发现自家后山成了天庭垃圾场……这些严重影响天庭神仙日常生活的垃圾,在下界全都是不可多得的宝贝!利用这些垃圾,他建果园、开养鸡场、种草药、开饭店,带领乡亲们发家致富!建造全球最牛农业综合集团!俏村医、女村长、冰山女总裁纷纷为之侧目,秋波暗送,徐帆躲都来不及!同时,对日新月异的人间充满兴趣的各路神仙也都找上了他……
其他全本666万字
黑道学生3

黑道学生3

煮剑焚酒
黑道学生3也叫黑道学生3天门龙凤是煮剑焚酒继黑道学生1、2后的续写,喜欢的收藏哦
其他全本75万字
四合院:一大妈重生回五十年代

四合院:一大妈重生回五十年代

爱吃肉肉的菜
关于四合院:一大妈重生回五十年代:(喜欢秦淮茹的不要给差评啊谢谢)新人一枚,写的家长里短,千万不要嫌我墨迹一大妈发现自己重生了,想到死后看到的,这辈子要改变自己,要改变生活,什么易中海、老太太、秦淮茹。。。
其他连载5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