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若说话的口气实在是没有什么说服力,不过眼下他说话是什么口气、什么看法也不在在场者关心的范畴。

他们关心的是,沈若到底要不要为了自己和龙威的命,跟他们走一趟。

“所以,作为一个要跟你们走一趟的人,我能知道自己去要做什么吗?”沈若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看起来他的身份没有暴露,天狐玉碎片的事情也没有第三个人知道,那么现在就一定是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让眼前的赫稀和赫赫们兴师动众。

“既然你愿意走一趟,那么好处也少不了你的。”兵王赫稀说,“有一个地方,我们都进不去,需要一个身材瘦小但是身手过得去的人族试试深浅。”

沈若松了一口气,不过是一次合作而已。

只不过需要身手不错的人族,那就还是这件事对于普通人族来说是有一定危险性的,自己到底要不要演一下,弄那么几次有惊无险的失手才是关键。

但是,现在还是先要确认一下:“我身手过得去?”

“那条龙说的,你那天是自己走过来的。”兵王赫稀的话让龙威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原来是从裂谷那头走过来这件事,沈若觉得还行:

“那好吧,就不知道我们要去哪里?”

看到沈若愿意合作,除了龙威还是被绑着作为龙质以外,赫赫和赫稀对沈若都客气了不少。

一位赫赫给沈若说明了需要他去做的事。

准确来说,是他和兵王赫稀要一起去做的事。

他们要去到不死谷的最底部,寻找不死鸟的羽毛。

这是赫赫族到千寂之原举行仪式的必须品。

不死鸟的羽毛在远古时代就遗留在不死谷底,而不死鸟到底去了哪里没有赫赫知道。

赫赫的先祖正是因为带着不死鸟的羽毛游历到千寂之原,才有了后来的故事。

一开始,谷底的不死鸟羽毛并没有那么难获得,因为赫赫的强者不少,而羽毛也有少数几根是落在谷底那些不那么细小的裂缝里。

到后来,发生了赫赫族和天狐族的战争。

当年的强者很多死在那场战争里,而他们中很多没有能够留下后代,这导致剩下的赫赫族群整体实力也下降了。

要想到达谷底,需要有灵阶的实力,这在过去,也是考验赫赫的萨满是否能够胜任赫赫族最高精神领袖的实力的一环。

但是如今的赫赫,没有任何一位达到灵阶,只能求助于其他的种族。

因为赫赫和赫稀是同源的种族,所以赫稀来做这件事,赫赫们也觉得更合适。

因此兵王赫稀给他们通讯之后,他们也就撤回了在永恒之塔发布的任务。

之后,赫稀候选者代表雇佣兵团下去过一次,但是赫稀候选者回来后告知谷底他能到达的地方,不死鸟的羽毛都已经被取完了,而他很确定更深的缝隙里还有,只是他进不去。

这就需要一个瘦小的但身手还不错的人族去办这件事。

实际上,女天狐和年幼的赫赫也有可能能够去做这件事,但是这两者一方是有种族仇怨,赫赫绝不想让女天狐进入他们的谷底,另一方则是赫赫的孩子,让孩子去做这件事,太过危险。

这件事在沈若听起来有语言上的陷阱。

既然需要灵阶的实力才能到谷底,那按照常理,他一个人族,他自己在尘沙大陆是什么实力等级他自己不好判断,但是其他种族不应该把他视为一个灵阶。

这大概才是为什么他们不会让自己的孩子去谷底的原因。

不过,这也就是说兵王赫稀有信心把他给带下去……

而且既然有好处,那么谈判为什么不是先礼后兵,而是直接把龙威给抓了?

看来是谷底的危险性,比想象中的还要大。

很有可能,他只是一只小白鼠。

兵王赫稀一定是能去能回的,因为赫稀候选者已经去过了。

但是沈若就不一定了。

兵王赫稀有本事把他带下去,但是取得物品之后,不一定要把他带回来。

不死鸟的羽毛。

居然也是个任务物品。

因为一听到这名字,沈若右腿连着腰的地方就一阵疼痛。

说不好赫稀候选者是不是拿了一根藏起来了,所以才会回来告知可以拿到的那些一根都不剩了。

就在他一边听不死鸟羽毛的来龙去脉一边想的时候,只听到赫稀候选者说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黎明小说【limingxs.com】第一时间更新《尘沙之境》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络缤
机械厂驾驶员邢锋从外头带回三个孩子,家属大院炸成一锅粥,这下有热闹看了!谁不知道邢锋的老婆石立夏是个能作的,平常没事都要搅几分,现在不得闹翻天。结果大家等啊等,竟然什么动静也没有。而且石立夏再也不作不闹了,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天天笑眯眯的,端着茶缸子,到处晃荡。只要有热闹的地方,一定能看到她。要么就是搬个小板凳在大院里晒太阳,跟一群老太太一块耍,听她们说东家长李家短,成天不着家。“那谁谁长那么高那么
言情连载47万字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春生夏合
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戾气深重,又有克妻之名,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人人避之不及。之后遭人陷害,流放北疆,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两人相互扶持,情愫暗生。等他杀回国都,登临帝位,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新帝抱着尸体,一夜白发。重活一次,他决定好好爱他,弥补遗憾。
言情连载99万字
破云

破云

淮上
城市天空,诡云奔涌三年前恭州市的缉毒行动中,因总指挥江停判断失误,现场发生连环爆炸,禁毒支队伤亡惨重。三年后,本应早已因过殉职并尸骨无存的江停,竟奇迹般从植物人状态下醒来了。英魂不得安息,他必须从地狱重返人间,倾其所有来还原血腥离奇的真相。在本文人设中,严峫表面痞段子手但心细如丝且非常正气,江停智商很高身体素质很差,说话反复斟酌性格克制谨慎,表面温文儒雅但行事作风带邪性。两个主角人设清晰自洽,没有
言情连载138万字
坠落

坠落

甜醋鱼
周挽X陆西骁阳明中学大家都知道,周挽内向默然,陆西骁张扬难驯。两人天差地别,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谁都没有想到,有一天这两人会站在一起。接着,流言又换了一种——陆西骁这样的人,女友一个接一个换,那周挽就凭一张初恋脸,不过一时新鲜,要不了多久就会惹陆西骁生厌。后来果然,周挽转学离开,陆西骁如从前一般游戏人间。一切像是从没发生过。直到那晚酒醉,他疯了一样给周挽打电话,被挂断又重拨,直到周挽终于接起。她没
言情全本62万字
夫君的秘密

夫君的秘密

韫枝
(sc,he,日更。下本《明月痣》or《娇生豢养》).嫁入沈家一旬,郦酥衣发现了夫君的不对劲。她那明面上清润儒雅、稳重有礼的丈夫,黄昏之后却像是变了一个人。闺阁之中,他那双眼阴冷而狠厉,望向她时,处处......
言情连载18万字
初为人夫

初为人夫

上官赏花
【下本预定《极限接触》|微博@上官赏花】【18点日更|山里长出的野花X勤俭持家的糙汉】好消息,山里的温霁考上大学了。坏消息,她的订婚对象来提亲了。两人白天在山上养牛,晚上住在牛棚旁边的小屋里,张初越性格冷硬又节俭——她吃不完的饭菜他来扫光,就连她嘴角的糖霜都不放过。嫌她做事磨叽不给她干活,又怕她赶集花钱不让她摆摊……温霁想方设法要退婚,可某天看到他脱了上衣干农活时的一身腱子肉,又闭嘴了。本以为开学
言情连载3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