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野千里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黎明小说liming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这事柴玉不知道,她自县城回来就在家里歇了两天,顺带把提前挂好的肉类年货分了分。

四只鸡分出一只给老村正,又添了一刀腊肉两根香肠,这就很够了。

五堂叔家则是一只鸭,一刀腊肉和一块羊排。

花家量更多些,除了鸡和鹅,腊肉羊肉香肠都有份。

给谈黎的那份柴玉想了半天,最后决定一样来一份。

上回裴锦兰送她那匣子东西她打开看了,是几支工艺颇好的簪子,两对掐丝耳坠,额外还有一只玉镯。

谈黎对玉石没什么研究,但只看裴锦兰的家室就晓得她不会送便宜的,那自己回礼也就不能回轻了。

琢磨了一天,决定送些年货,额外再送她一食盒蛋挞,也算是投其所好了。

至于她腌的变蛋什么的,怕她们不喜,也就不送了,回头留着自家吃。

分配结束,柴玉提着年货往村正家去,路上才有人同她说了这事。

说实话,柴玉对那些人一点好感都无,也不在意她们做了什么,笑笑也就过了。

去到村正家里,老汉很是诧异,毕竟自家并没帮过她什么,因而并不肯收。

柴玉笑笑,“当初分家时多亏了有您镇着,我们姐弟才不至于遭了黑手,如今好过了,肯定要报答一二的。”

说到分家,老村正就有点羞愧。当初他明知道柴家这家分得不公平,为了躲事儿还是没管,累得柴家大房几个险些没活过去。

柴玉却不这么想,正是因为有村正出面,原身才躲过嫁给老鳏夫的结局,否则她穿来后要面对的处境就不止当初那样。

所以这礼她送的心甘情愿,也不管老村正再三推辞,放下就走了,看得老村正泪眼朦胧。

人呐,还是别做亏心事的好,但凡做下一件,前头攒下的名声就毁了。

便是别人不说,可自己这心里总是过不去的。

五堂叔的年礼要等他们回来才送,给谈黎的则要要等去镇上置年货时一块送,所以柴玉就先跑了趟花家。

伍氏一见着她就嘿嘿笑,一副心虚的模样,柴玉也不好说什么,毕竟是为她们姐弟出头的。

~

腊月二十五是上街办年货的日子,因柴玉有骡车,头天就有人央告到伍氏跟前,问能不能用她的骡车帮忙捎些东西去卖,伍氏不好做主答应,便来问了柴玉。

也不是个多大的事,柴玉一口答应了,早起就抱了捆干草去喂骡子。

估摸各家都收拾完了,柴玉朝屋里喊了一嗓子,柴旺提着给谈黎和裴锦兰的年货出来,柴红则推着木车,里头装着柴小四。

过年这几天热闹,一块带上出去转转。

柴玉还特意给他俩一人分了几十个铜板,要是瞧见想要的,自己就买了。

牵了骡车出去,柴玉又进院子检查了一边,确保每间屋都上了锁,这才把大门锁了,驾着骡车往村道去。

老远柴玉就看见一群人围在一处,本以为是等车,近了才发现最中间的是五堂婶周氏。只见她怀里抱着个包袱,正滔滔不绝的讲什么。

“大丫来了!”

人群不知谁喊了一声,周氏立马抬头,看见真是柴玉后,赶紧就小跑过来了。

怕骡子尥蹶子踢到她,柴玉赶紧勒住缰绳,迫使骡车停下,才问她咋了。

周氏显然说了有一会儿了,嘴角都起了白沫,她似没感觉一样,自顾自说了起来,“王氏那老虔婆回来了,你猜她咋回来的?”

却等不及柴玉问,周氏又道:“走回来的,我们搭了牛车,才回来不久,估摸这会儿那老婆子还在路上走着哩。”

“不是听说她进镇子找柴长海了吗?”

“是哩。”

周氏说得唾沫星子乱飞,“听说是没找到人,反而叫人把银钱给抢了去,她没钱,吃吃不到住住不到,坐在小衙门外头哭了两天,硬要小衙门把钱赔给她,你说这是哪来的道理?抢她银钱的又不是小衙门的人。”

“大年下的人都出来凑热闹,回头摸走个钱袋,你上哪去找?小衙门只能叫她描述那恶霸的长相,画了张画像说尽力找,大约她也晓得钱找不回来了,一大早镇门才开她就扑趿扑趿往回走,估摸这会儿怎么也走了一半路了。”

啊这……

还真是恶有恶报啊。

不过这都要过年了,柴长海跑哪去了?

“大丫,是不是要走了?”

伍氏穿着新衣从院儿里出来,方才她已经来听过一回,瞧见柴玉赶着车过来,才匆忙回去换衣裳。

“对,要走了。”柴玉应了一声。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升温

升温

咬春饼
【文案1】22岁时,所有人都劝付佳希,别搭理岳家那个不受宠的大哥。她搭了,结了婚,还给他生了个孩子。27岁时,所有人仍劝她,岳靳成待你如珍似宝,还离什么婚?蠢?她一滴眼泪都没掉地离了,并把一元硬币砸他脸上——“岳总,这五年的辛苦费,您拿稳了!”【文案2】岳家祖母信佛,最爱抓着岳靳成梵唱诵经:“我之夫妇,譬如飞鸟,暮栖高树,同共止宿”他印象最深的是这句,年轻时只觉意境甚美。与付佳希分开后,才恍然记起
言情连载39万字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络缤
机械厂驾驶员邢锋从外头带回三个孩子,家属大院炸成一锅粥,这下有热闹看了!谁不知道邢锋的老婆石立夏是个能作的,平常没事都要搅几分,现在不得闹翻天。结果大家等啊等,竟然什么动静也没有。而且石立夏再也不作不闹了,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天天笑眯眯的,端着茶缸子,到处晃荡。只要有热闹的地方,一定能看到她。要么就是搬个小板凳在大院里晒太阳,跟一群老太太一块耍,听她们说东家长李家短,成天不着家。“那谁谁长那么高那么
言情连载47万字
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

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

东门饕宴
作为一个先天资质极好的Omega幼崽,唐楸本来应该在一众Alpha幼崽的簇拥下享尽万千宠爱的长大,每天的烦恼除了今天是该跟这个小伙伴一起过家家,就是该陪那个小伙伴捉迷藏。可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唐楸并没......
言情连载213万字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喜水木
文案:沈娇是个双腿残疾的废物,取了个女生的名字,留着长发,就连那张脸,好看得越发雌雄莫辨。他像一株开到荼蘼的玫瑰,花期越长,死气就越重。终于,他的亲妹妹忍不住用厌恶的眼神看着他,让他......
言情连载28万字
首辅宠妻手札

首辅宠妻手札

悬姝
下本会开的文文《公主失忆后》,文案在最下面【骄纵肆意女主x清泠嘴硬男主】【#又是被自家夫人拿捏的一天。】文案:沈观衣容色极艳。上一世为了让沈家家破人亡,她利用这张脸,引诱了两个人。一个是侯府世子宁长愠。一个是她的丈夫,李鹤珣。李鹤珣此人,年少时便是无数贵女藏在心里的白月光,后来更是燕国最年轻的摄政王。当初人人都道他将来必登天阁,成为不世贤臣。可这一个本该名留青史的公子,却被她拽入深渊,遗臭万年,成
言情全本53万字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神仙老虎
宋景辰不想做权臣,权臣哪有权臣弟弟爽。于是——宋景辰日常:哥哥救我。不成想身边还隐藏了个大佬爹宋景辰——爹爹救我。后来,我们全家都不走寻常路。—————————————————外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春衫倚风横玉箫,作天海风涛之曲,吹幽忆怨断之音,吹皱满池春水。公子如玉。熟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宋景辰出没,请注意童年小剧场宋三郎对儿子发出警告:不准再闹,现在把你的眼睛闭上。宋景辰无辜的大眼睛
言情连载4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