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哭诉,快让他走吧!》转载请注明来源:黎明小说limingxs.com

鬼母冷峻的看着高远:“我在找我的孩子,你看到我的孩子了么?”

高远淡定的摇头:“您的孩子丢了么?这可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可惜我没看到,不过您放心,如果我看到了,一定会通知您的。”

鬼母点头,刚要离去,忽然,鬼母的眼神变得凌厉起来,一抬手,那被高远抓的满地都是的黑**被她抓在手中。

高远心道不好!

下一刻,鬼母暴走,血腥、杀气再次暴涨……

“当前危险值80%!”

“当前危险值90%!”

鬼母从喉咙深处发出咯咯的怪笑:“你说你没看见我的孩子?那这些毛发是怎么回事?!”

嘭!

高远甚至都没看清楚鬼母怎么动的手,他就被鬼母掐着喉咙按在了墙上!

鬼母咆哮道:“说!我的孩子在哪里?!”

“当前危险值92%!”

“当前危险值96%!”

高远在鬼母手里,完全没有抵抗之力,只能艰难的抬起手来指着厕所:“在那……”

鬼母一挥手,厕所门嘭的一声炸碎,那是真的碎,细碎细碎的……

“当前危险值98%!”

就在高远以为要**的时候,鬼母忽然呆滞在原地。

“当前危险值80%!”

高远愕然,这危险值怎么降低了?

高远努力看向厕所里,只见厕所里,一个白白净净,肉嘟嘟,眨着双马尾,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小女孩坐在地上,正对着鬼母眨着大眼睛呢,嘴里喊着:‘雅达雅达……妈……呢妈……’

高远心头松了口气,果然,人有爱美之心,鬼也不例外。

这小萝莉,谁看到不稀罕?

嘭!

下一刻,小萝莉就被鬼母抓着脑袋拍在了墙上!

ミ?Д?彡

高远目瞪口呆,见过家暴的,没见过这么残暴的!

然后就听鬼母咆哮道:“尼玛?你个小兔崽子,你骂谁呢?!”

“呢妈,呢妈……”小女孩卖力的喊着,表情有点奶凶奶凶的。

高远这才明白,感情这小东西之前哇哇大叫呢妈呢妈的,不是喊妈妈,是尼玛尼玛的骂娘呢!

嘭!

高远被鬼母抓着衣服领子拍在了墙上,高远一脸茫然,心说:“大姐,家教不好可不怪我啊,子不教父之过,我他妈最多算是个路人甲啊!”

然后就听鬼母咆哮道:“小子,你敢骗我?我儿子呢?!儿子呢!?”

高远指着那个被趴在地上的小萝莉:“那个就是啊……”

“嘭!”

鬼母抓着高远衣服领子再次撞击在墙上!”

“当前危险值95%!”

鬼母怒吼道:“放屁!我的是儿子,儿子,儿子!”

鬼母一招手,将子鬼抓过来,倒提着小短腿咆哮道:“你告诉我,这他妈似的儿子!?”

高远:“呃……他生病了,我帮他做了一点点小手术。”

“当前危险值98%!”

鬼母脸色阴沉道:“你管这个叫小手术?要不要,我帮你也做一个这样的手术?!我不管,你切了我儿子的兄弟,我就要切了你的兄弟赔偿!”

鬼母说话间,一把刀缓缓飞了过来……

“当前弟弟危险值99%!”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大火向东流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黎明小说liming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

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

MM豆
李念意外穿进一本名为《庶子风流》的科举文中,成了伯爵府里的嫡长孙裴少淮。原文中:男主裴少津是庶出,但天资聪慧,勤奋好学,在科考一道上步步高升,摘得进士科状元,风光无两。反观嫡长孙裴少淮,风流成性,恣意挥霍,因嫉妒庶弟的才华做尽荒唐事,沦为日日买醉的败家子。面对无语的剧本,裴少淮:???弟弟他性格好,学识好,气运好,为人正直,为何要嫉妒他?裴少淮决定安安分分过日子,像弟弟一样苦读诗书,参加科考,共复
言情全本147万字
维持女配的尊严

维持女配的尊严

淅和
温双沐重生后得知自己所在的世界是一本校园甜宠文,书中随便拉出的一个男性角色,都是当下最火晋江风,以至女主身边每天都在上演终极修罗场。譬如清冷校草学神男主苏起言,考前从不复习的他有天突然整理笔记,只为站到女主面前,将笔记递上。譬如骄恣嚣张男二周彧,做事我行我素,却在一日摘下黑色耳钉,换上规整白衬衫,向女主献上一束白色小雏菊。譬如温柔克制男三沈之庭。女主的中考状元成绩,他带的,女主的助学金和生活费,他
言情全本95万字
天机之合

天机之合

西朝
【文案已到】【晚9点更】太史令沈逍,出身尊贵,清冷孤傲,以天下第一五行师的身份,执掌帝京神宫,上勘天机,下断迷案,被世人称为“一语千金”。万事顺遂的人生里,唯一的不幸,就是年少时被恩师强塞了一门所谓“天定”的姻缘,连一向宠爱外孙的太后也没法推辞。沈逍一想到那讨人嫌的丫头,和她那些鸡犬升天、趋炎附势的家人,就不觉暗自冷笑。好在如今他早已出师,手里又握着勘察天机的璇玑玉衡,姻缘是不是“天定”,还不是由
言情连载19万字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春生夏合
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戾气深重,又有克妻之名,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人人避之不及。之后遭人陷害,流放北疆,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两人相互扶持,情愫暗生。等他杀回国都,登临帝位,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新帝抱着尸体,一夜白发。重活一次,他决定好好爱他,弥补遗憾。
言情连载99万字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梦筱二
正文完结,番外更新中。【女主版文案】:江城名流圈里最近盛传,卫莱被前男友甩了、豪门梦破碎后,又跟京圈大佬在交往。那天,卫莱被临时喊去参加饭局,她是最后一个进包间,没想到前男友也在。她一个小角色,不够资格让饭局主人把桌上所有人介绍给她认识。席间,前男友敬她酒:“恭喜,听说又有新恋情了。”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问她,新交的男友是谁。“哪个京圈大佬?”卫莱根本不认什么京圈大佬,不知道传闻哪儿来的。她随意说
言情连载3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