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木茶茶君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黎明小说liming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这回你不觉得门不当,户不对了吧?”

陆奶奶生怕她又只是去见一面,然后说不合适。

“他弟弟在公社卫生所上班,你二哥在公社供销社上班。”

陆奶奶跟她掰扯清楚,“他在机械厂当技术员端着铁饭碗,你大哥在公社小学教书,也算是铁饭碗,这门也当,户也对吧?”

眼下还没开学,所以陆清明在家跟着家人上下工。

至于陆清天,供销社那边门面在改装,等改装好了后,他才去上班。

“再说你,”陆奶奶抬起手给陆清鸢整理了一下碎发,脸上带着愧疚。

“也是我拖累你在家照看我,要不然你这高中文化,怎么也能进小学那边教书的。”

“奶奶,您别这么说,”陆清鸢不爱听她说这些。

“哪有那么容易进去教书的?不说别的生产队了,咱们生产队知青所就有好几个人盯着教书的活儿呢。”

她一个才毕业半年的高中生,哪有那些人有经验。

“那你说实话,你瞧上这人没有?”

陆奶奶一脸正色地问她。

陆清鸢也没糊弄她,仔细想了想后点头。

“双方家庭情况差不了多少,比较合我的心意,他人虽然大我几岁,但只要人本分、上进,还是可以相处看看的。”

“这人肯定是本分的,”陆奶奶笑眯眯地说,“不然退役几年还一头埋在工作上没对象?”

“厂里的姑娘不少,给年轻小伙子介绍对象的人也多,可见他一心一意干一件事的时候,不为别的所动。”

陆清鸢点头,听起来是这么个道理。

“上进嘛,我觉得是上进的,不然能这么快拿正式技术员的工资?反正这人,你给我去好好相看,别和今儿上午那样,坐下来没多久,就说不合适,走了。”

已经从陆五婶那,得知相看时间不长的陆奶奶略带警告道。

陆清鸢再次点头,瓷白细长的手拍着胸口跟她保证。

“我一定好好相看,奶奶你放心吧!”

相看时间是明天早上十一点,还是公社国营饭店门口见面,里面相亲。

傍晚陆母等人回来,得知陆清鸢明儿上午有相亲后,吃了饭陆母就把陆清鸢拉到房间里说话去了。

翻来覆去还是和陆奶奶的话差不多。

好、好、相、看!

“小妹,水你二哥提进去了,快去洗!”

陆二嫂在门外喊她。

“欸,这就来。”

陆清鸢赶忙起身,“娘,你放心,我肯定好好相看,我要去洗澡了,不聊了哈。”

说完就跑了。

陆母轻哼一声,出了房门又进了陆奶奶的房间。

“娘,清鸢这回没说门不当户不对的话吧?”

“没,她觉得咱们两家条件差不多,愿意相看,”陆奶奶笑了笑,“我啊,就希望在闭眼前,能看到她成家。”

两个孙子成家多年,孩子都有了,就这个小孙女,她心里惦记得哟。

“娘,别这么说,你这段时间身体不是挺好的吗?”

陆母眉头一皱,反驳婆婆的话。

她们婆媳关系一直不错,陆母对这个婆婆是很敬爱的。

“好不好我自己不知道?你啊,还是多操心操心清鸢,”陆奶奶说完还小声念了一句,“老头子你在下面听到了,可得好好保佑你小孙女,知道不?”

陆母听得鼻子一酸,公公在世的时候,对孩子们也是特别好。

洗了澡,擦干头发回房躺下的陆清鸢,在床上翻了两下没多久便睡着了。

翌日一早,鸡刚打鸣,陆家大院的人便起来了。

陆二叔和陆三叔夫妇和往常一样,先来陆清鸢他们家看看老娘,跟老娘说两句话。

然后回去做早饭,吃了饭就去上工。

陆清鸢把碗筷清洗干净,将昨儿没晒好的被子衣服抱出来,晒在院子里的铁丝上。

然后把昨晚换下来的衣服洗好晾上,进堂屋看了看墙上挂着的老钟表,发现才八点后,陆清鸢走进陆奶奶的房间。

“奶奶,要不要出去坐坐?”

陆奶奶却瞪眼,“你别想着我,快把自己收拾收拾,十一点相看,你十点就得出门呢!”

半小时的路程,再提前半个小时等着,以防对方来得早,那就不好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千山青黛

千山青黛

蓬莱客
一个寻常的春日傍晚,紫陌花重,天色将昏,在金吾卫催人闭户的隆隆暮鼓声里,画师叶絮雨踏入了京洛,以谋求一个宫廷画师的职位。……背景架空唐朝。中午12点更新。有点存稿,但因为速度确实跟不上了,存稿用完的话就两天一更,见谅。4.8周六入V。
言情连载83万字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神仙老虎
宋景辰不想做权臣,权臣哪有权臣弟弟爽。于是——宋景辰日常:哥哥救我。不成想身边还隐藏了个大佬爹宋景辰——爹爹救我。后来,我们全家都不走寻常路。—————————————————外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春衫倚风横玉箫,作天海风涛之曲,吹幽忆怨断之音,吹皱满池春水。公子如玉。熟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宋景辰出没,请注意童年小剧场宋三郎对儿子发出警告:不准再闹,现在把你的眼睛闭上。宋景辰无辜的大眼睛
言情连载48万字
早春晴朗

早春晴朗

姑娘别哭
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平凡、乖巧、听话、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后来,她像太阳一样发光,灼人、明亮,但她不爱你了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雪地之中,寒冷将他的头发眉毛染上了霜,张口成云烟:“尚之桃,让我们重新认识一次吧?就从第一次相见开始。”
言情连载68万字
升温

升温

咬春饼
【文案1】22岁时,所有人都劝付佳希,别搭理岳家那个不受宠的大哥。她搭了,结了婚,还给他生了个孩子。27岁时,所有人仍劝她,岳靳成待你如珍似宝,还离什么婚?蠢?她一滴眼泪都没掉地离了,并把一元硬币砸他脸上——“岳总,这五年的辛苦费,您拿稳了!”【文案2】岳家祖母信佛,最爱抓着岳靳成梵唱诵经:“我之夫妇,譬如飞鸟,暮栖高树,同共止宿”他印象最深的是这句,年轻时只觉意境甚美。与付佳希分开后,才恍然记起
言情连载39万字
初为人夫

初为人夫

上官赏花
【下本预定《极限接触》|微博@上官赏花】【18点日更|山里长出的野花X勤俭持家的糙汉】好消息,山里的温霁考上大学了。坏消息,她的订婚对象来提亲了。两人白天在山上养牛,晚上住在牛棚旁边的小屋里,张初越性格冷硬又节俭——她吃不完的饭菜他来扫光,就连她嘴角的糖霜都不放过。嫌她做事磨叽不给她干活,又怕她赶集花钱不让她摆摊……温霁想方设法要退婚,可某天看到他脱了上衣干农活时的一身腱子肉,又闭嘴了。本以为开学
言情连载36万字
坠落

坠落

甜醋鱼
周挽X陆西骁阳明中学大家都知道,周挽内向默然,陆西骁张扬难驯。两人天差地别,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谁都没有想到,有一天这两人会站在一起。接着,流言又换了一种——陆西骁这样的人,女友一个接一个换,那周挽就凭一张初恋脸,不过一时新鲜,要不了多久就会惹陆西骁生厌。后来果然,周挽转学离开,陆西骁如从前一般游戏人间。一切像是从没发生过。直到那晚酒醉,他疯了一样给周挽打电话,被挂断又重拨,直到周挽终于接起。她没
言情全本6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