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广说完了,青阙只是看着他好半天不说话,康广心里不禁有些发毛,陪着笑问道:“国师为何如此看着小的?莫非是我刚才说的话有什么不对吗?”

“如果真是那瓶酒有问题,酒也是娘娘给的,且是康总管你亲自送去的。就算是丽妃让人动的手脚,他们难道会老老实实承认吗?保不齐还会把你们卷进来。”青阙说,“陛下这些日子对贤妃娘娘的气还没消,再生出这样的事来,难免会有些先入为主,还是要慎重考虑为是。”

“呃……国师所虑不无道理,”康广说,“可我实在觉得商启言死得有些冤,况且前两天他才投靠了咱们,娘娘可是为他抛费了不少银子。”

“既然如此就更不能轻举妄动了,娘娘给他的东西想必都还在,叫人翻出来,该怎么说呢?”青阙轻飘飘的看了康广一眼,不再说话了。

“这……”康广不免雨语塞,“既如此,我还是回去再同娘娘讨个示下吧!”

“康总管回去回复娘娘,就说占福的事我心里有数。”青阙慢慢合上了眼睛,“既然已经有了占福的安排,丽妃失宠是早晚的事,又何必非要在这件事上纠结呢?”

康广又回到椒兰宫,贤妃问他:“你去了一趟可看出什么来没有?”

“娘娘猜的不错,我到商启言那头去,果然他那个徒弟有问题。”康广说,“不过麻烦也在这里。”

“这是怎么说?”贤妃问。

“我看他徒弟的举止神色,问题应该出在商启言每晚都喝的虎骨酒上。那瓶塞是换过的,极有可能有问题。

想必上头有慢性的毒药,商启言每日里都喝,积少成多,终究失了性命。

可那虎骨酒是娘娘赏赐给他的,只怕事情翻出来咱们也逃不了干系。”康广一五一十说道,“奴才也拿这事询问了青阙国师,他建议不要轻举妄动。

还说既然已经决定在占福的时候算计丽妃,也就没有必要在这件事上再生什么枝节出来了。”

贤妃听了康广的话,低头默默沉思了半晌,说道:“国师说得对,小不忍则乱大谋。说不定这件事是丽妃给咱们设的一个圈套呢。好似那瓶塞有问题,若认真查考起来没准儿是酒有问题,这可就变成咱们背着黑锅了。

商启言是皇上的心腹,要是叫陛下知道咱们有意拉拢他,可是不妙。”

此时的贤妃如履薄冰,自然不能不万分小心。

想了想又说:“去把薛姮照给我叫来,我想听听她怎么说。”

康广于是把淑丛叫过来,吩咐道:“你找个由头到太妃娘娘那边去,想办法见到薛大姑娘,微微暗示她两句。她是个聪明人,自然知道是什么意思。”

淑丛于是便袖了一方素帕子过来,向桐安宫的人打听着薛姮照今日有没有在太妃娘娘跟前伺候。

“姮照姑娘一早就到太妃娘娘的上房去了,最早也得午饭的时候下来。”桐安宫的一个小宫女向她说道,“不知姐姐有什么事找她,我可以带个话儿。”

淑丛就说:“也没什么大事,知道姮照姑娘心灵手巧,我想求她帮个忙,在我这素帕子上给我画个花样子我好照着绣下来。”

说着拿出那方素帕来。

“姐姐若信得过我,可以把这交给我,到时候转交给姮照姐姐。”宫女说,“又或者你到她住处去交给银梳,她一直伺候着姮照姑娘,说话递东西比我们方便。”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黎明小说【limingxs.com】第一时间更新《折月》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似婚

似婚

今雾
被家里多次催促联姻,林予墨总算遇到个还算行的结婚的对象,第一时间告诉傅砚礼。傅砚礼工作里头也没抬:真这么喜欢?林予墨不以为意回:还可以吧,长相是我比较喜欢的。没想到,她看上人......
言情连载6万字
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

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

玩泥巴的兔子
路也穿剧了,穿成自己配音的《暗恋成瘾》古早狗血言情广播剧,还是活不过三集的炮灰男配。原主暗恋书男主多年,为了男女主能在一起,恋爱脑地主动跑去清除女主竹马,即大反派这个感情大障碍。路也穿过来的时候,和反派待一屋里。反派喝了不干净的酒,而他……好像也喝了?!路也:卧了个大槽!事后路也匿了,一心只想搞事业赚钱苟活,结果反派找上门秋后算账。
言情连载44万字
夫君的秘密

夫君的秘密

韫枝
(sc,he,日更。下本《明月痣》or《娇生豢养》).嫁入沈家一旬,郦酥衣发现了夫君的不对劲。她那明面上清润儒雅、稳重有礼的丈夫,黄昏之后却像是变了一个人。闺阁之中,他那双眼阴冷而狠厉,望向她时,处处......
言情连载18万字
医汉

医汉

春溪笛晓
霍善从小没爹没娘,跟着师父没心没肺地长大,每天领着群小屁孩到处撵鸡追狗。他本该快快乐乐地成长为村中一霸,可惜一堆奇怪的人老来烦着他——你的好友华佗给你发送了一个开颅术。你的好友张仲景给你发送了一本《伤寒杂病论》。你的好友孙思邈给你发送了一本《千金方》。你的好友李时珍给你发送了一本《本草纲目》。霍善:???你们这群小老头儿都谁啊???数月后,赫赫有名的冠军侯霍去病途经村外,始终没能说服霍善学医的小老
言情连载71万字
坠落

坠落

甜醋鱼
周挽X陆西骁阳明中学大家都知道,周挽内向默然,陆西骁张扬难驯。两人天差地别,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谁都没有想到,有一天这两人会站在一起。接着,流言又换了一种——陆西骁这样的人,女友一个接一个换,那周挽就凭一张初恋脸,不过一时新鲜,要不了多久就会惹陆西骁生厌。后来果然,周挽转学离开,陆西骁如从前一般游戏人间。一切像是从没发生过。直到那晚酒醉,他疯了一样给周挽打电话,被挂断又重拨,直到周挽终于接起。她没
言情全本62万字
春水摇

春水摇

盛晚风
【日更++更新时间不定】赫峥厌恶云映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她是云家失而复得的唯一嫡女,是这显赫世家里说一不二的掌上明珠。她一回来便处处缠着他,后来又因为一场精心设计的“意外”,云赫两家就这样草率的结了亲。她貌美,温柔,配合他的所有的恶趣味,不管他说出怎样的羞辱之言,她都会温和应下,然后仰头吻他,轻声道:“小玉哥哥,别生气。”赫峥表字祈玉,她未经允许,从一开始就这样叫他,让赫峥不满了很久。他以为他跟云
言情连载25万字